• <xmp id="6w4a6"><nav id="6w4a6"></nav><dd id="6w4a6"><nav id="6w4a6"></nav></dd>
  • <nav id="6w4a6"><code id="6w4a6"></code></nav>
  • <input id="6w4a6"></input>
  • <menu id="6w4a6"><nav id="6w4a6"></nav></menu>
    <menu id="6w4a6"><menu id="6w4a6"></menu></menu>

    有人造就時代,有人被時代毀滅!明朝守將孫傳庭的一生!

      有人造就時代,有人被時代毀滅!明朝孫傳庭屬于哪一種?感興趣的讀者可以跟著小編一起看一看。

      最后一戰,扼守潼關的大明督師孫傳庭,明知出關與李自成的農民軍作戰,必死無疑。

      崇禎皇帝不聽他的解釋,一再催促他出兵,不得片刻延遲。

      孫傳庭原本可以抗命,他的秦兵,是帝國最后三支軍隊之一。

      但他沒有抗命。他迫不得已率軍出關,揮師東向。

      出關時,他頓足嘆息:“奈何乎!吾固知往而不返也。”

      不久,孫傳庭慘敗,部分殘兵退回潼關。李自成一路追擊,破關而入。

      孫傳庭原本可以逃命,像歷史上無數戰敗的將領一樣。

      但他躍馬揮刀,沖入戰場。死得慘烈。

      這一年是崇禎十六年(1643年),距離大明王朝的覆滅,不到半年時間。

      史書說,“傳庭死,而明亡矣”。

      1

      有人造就時代,有人被時代毀滅。不知道孫傳庭屬于哪一種?

      最愛君讀孫傳庭的傳記,一個很明顯的感覺,他是二者皆有之。在與時代的撕扯中,他曾有意遠離之,亦曾主動擁抱之,最終選擇與整個時代“同歸于盡”。

      此生悲壯,唯余浩嘆。

      孫傳庭出生于萬歷二十一年(1593年),此時離大明王朝覆滅,不過51年。而孫傳庭最終活了50年,一生堪稱與帝國命運相始終。

      他是代州振武衛(今山西代縣)人。盡管出身軍籍家庭,但他自小聰明絕倫,13歲以第一名的成績通過童子試。

      不知道史書有沒有夸張,說孫傳庭在隨后大小數十次考試中,通通都是考頭名。

      26歲那年,萬歷四十七年(1619年)。他順理成章地考中進士,不過名次不算高,是三甲第41名。

      之所以要把他的名次寫出來,是因為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細節:這次進士考試排名,比孫傳庭高一個名次,即三甲第40名的那個人,叫袁崇煥。

      日后,這兩個名次相挨著的進士,一個是帝國在遼東的猛將,一個是帝國在陜西的王牌。

      歷史在冥冥之中,已經為后來的崇禎埋下了兩個預設的時代英雄,但后來的崇禎一個都沒有珍惜過。

      2

      考中進士就開始當官,孫傳庭的仕途起點是知縣。

      他先后在河南永城、商丘做過知縣,口碑頗好。當地人評價說,孫知縣文武全才,絕非一般俗吏能比。

      用現在的話說,他是一個好干部,關心民生疾苦,敢于動真碰硬。

      大約在地方做了五六年知縣,天啟五年(1625年),孫傳庭入朝述職,得到提拔,成為吏部官員。

      但不久之后,他突然辭職了,回老家鄉居,而且一去就是十年。

      從32歲到42歲,那是一個人生命中拼事業最關鍵的十年啊。孫傳庭就這樣輕擲掉了,多么可惜。

      很多人對此表示不解。

      其實,沒那么難解。孫傳庭后來雖以武將聞名,但他是一個十足的文人士大夫。他入朝廷時,正是魏忠賢專寵、權勢最盛之時,從理念上,他同情東林黨人,而對閹黨不甚感冒。

      朝局因為黨爭而污濁不堪,這名儒家的忠實信徒,遂決定以奉母盡孝為名,辭職回鄉。

      孔子曾說,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孫傳庭以歸隱的方式,遠離朝廷是非,同時對朝廷進行了含蓄的批判。

      在一個稍微正常點的時代,歸去來兮,也很正常。但孫傳庭生活的時代,卻不時與他的內心訴求產生劇烈的沖突。

      最典型的是,在他鄉居期間,從崇禎三年(1630年)起,農民起義軍沖入山西。他的家鄉成為官軍與義軍對抗的前線。

      最終,現實戰亂讓孫傳庭無法超然世外。他寫詩說:

      湖海憐多病,乾坤苦用兵。

      彷徨清不寐,倚劍看挽槍。

      人是閑散人,心卻揪著帝國戰局。

      到了崇禎七年(1634年),后金的軍隊竟然從大同、張家口突入塞內,并攻克了孫傳庭的家鄉代州。

      大明帝國的最后十幾年,誠為多事之秋。內憂外患,內有流寇起義,外有滿人寇邊,最后,這個老大帝國,不是死于內,就是死于外。

      孫傳庭真的坐不住了。他給崇禎上了一道疏,叫《有敵情必有虛怯之處疏》。看名字就知道,這是批評內政的。

      他在等待機會復出。

      時局變得越來越壞,他變得越來越焦灼。他早已不在局中,完全可以置之不顧,乘桴浮于海,但這就是傳統士大夫的可貴之處——國難當頭,舍我其誰!

      有人跟他說,先生想復出,但天下事恐怕不可為啊。

      孫傳庭很生氣,說,這是什么話!要自己做過才知道可不可為。現在就從我開始做起,有沒有用,那是命的事,我不管。

      儒家的出世與入世理想,在一個人身上統一得如此完美。

      3

      時代是這樣一個時代,崇禎八年(1635年),孫傳庭復出那一年,許多人已經一眼望見了帝國的盡頭。

      好在有一些人在救時救世,不然這個盡頭會來得更快。

      那一年,崇禎家族在鳳陽的祖墳,被起義軍燒毀。崇禎下了罪己詔,反思明朝進入內外交困的處境,是因為所任非人,導致“虜猖寇起”,“虜乃三入(三次入關),寇則七年(作亂七年)”。

      次年,1636年,孫傳庭被推薦任陜西巡撫。

      推薦者或許不懷好意,因為陜西當時是所謂“賊窩”,叫“賊亂關中”,從1626年至1636年間,陜西巡撫連換了7人。

      沒想到,孫傳庭欣然接受,表示“亦愿一當也”。

      臨行前,崇禎接見。

      孫傳庭委婉地表示,臣恐怕不能徒手撲強賊。意思是要皇帝提供士兵和軍餉。

      崇禎緊皺眉頭說,給兵難,給餉更難啊。猶豫了半天,最后給了孫傳庭6萬兩軍餉,后面的缺口,讓孫自己想辦法籌措。

      靠這筆啟動資金,孫傳庭從無到有,征募了一支3000人的軍隊,進入潼關,開始了叱咤風云的個人傳奇。

      崇禎時期,大明進入一個后人命名為“崇禎死局”的困境中。簡單說,帝國由于天災人禍導致財政短缺,財政短缺反過來加劇了天災人禍。

      由于財政短缺,政府為解決遼東戰場與后金戰爭的經費,遂加征“遼餉”;

      由于遼東戰場開支形同無底洞,政府開始人員收縮,對官辦驛站進行裁撤,導致被裁員的驛站工作人員加入流寇隊伍,故朝廷不得不在“遼餉”之外,加征“剿餉”,剿除匪寇專用;

      由于征收“剿餉”加重人民負擔,民怨達到頂點,把更多人推向起義軍的隊伍,“匪寇”越來越多,剿匪隨之需要越來越多的士兵,于是朝廷開征“練餉”,專門用于練兵。

      如此,偌大的帝國左支右絀,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根本無力走出死循環。

      4

      到了陜西以后,孫傳庭顯然已看出“崇禎死局”是個死結,如果繼續加餉—養兵—剿匪的套路,只會死得更快。

      他采取的是另一套做法:挑戰潛規則。盡量不加重百姓負擔,而尋求向富戶豪門下手。

      按照制度,明朝的衛所均實行軍屯制,但到了明末,屯田已被權貴侵蝕殆盡,而士兵則只是花名冊上吃空餉的一個個名字而已。

      孫傳庭不是第一個發現問題所在的人,但他是第一個發現問題而不裝睡的人。

      他貼出告示,要求豪強權貴交出多占的屯田,“地不容失一畝,糧不容遺一粒”,拒不執行,則直接梟首示眾。

      據說,占屯田、吃空餉已從潛規則,變成了明規則,人人皆知,而人人見怪不怪。當地權貴面對孫傳庭的來勢洶洶,自信人性自有弱點:只要他是個人,不是機器人,就能花錢搞定,10萬不夠就100萬,100萬不夠就1000萬。

      他們此前或許已經搞定了無數巡撫,但沒想到孫傳庭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權貴富戶被孫傳庭收拾得很慘,他們對孫傳庭恨之入骨,以后則反撲過來加速了孫傳庭悲劇的誕生。

      孫傳庭依靠清屯,最終養成了一支精銳的秦軍。

      他對自己的經驗頗為自得,給崇禎上疏說,以后陜西剿匪、練兵,不必仰求國家財政部接濟了。他是想讓皇帝明白,打破潛規則,從權貴手中清屯,才能解開帝國沉淪的死循環。

      但崇禎對比了加征剿餉和清屯的效率,還是傾向于來錢更快、更簡單的加征剿餉。所以只是下旨獎賞了孫傳庭,而未采納他的做法。

      孫傳庭無奈。

      5

      孫傳庭還來不及嘆息,戰爭已經讓他一戰成名。

      當時,朝廷任洪承疇為三邊總督,專剿潼關內的義軍;任盧象升為五省總理,專攻潼關外的義軍。孫傳庭的任務,是協助這兩人作戰。

      洪承疇和盧象升,都是帝國最有名的武將。洪承疇手中的秦軍,盧象升創立的天雄軍,與正在抵抗后金的關寧鐵騎齊名,均是明朝的主力部隊。

      即便如此,洪、盧兩人都承認,并未能重創“闖王”高迎祥的義軍。

      孫傳庭的秦軍練成后,設計引誘高迎祥深入關中,在著名的黑水峪(今陜西周至縣黑河水庫)之戰中,活捉了高迎祥等義軍主要將領。

      高迎祥等人被押往北京,凌遲處死。

      孫傳庭一戰成名。

      隨后,他連續剿滅了幾股重要的義軍勢力。一時間,他的威名幾乎蓋過洪承疇了。

      義軍在陜西遭到強力阻擊,遂大部轉移到河南發展。崇禎十一年(1638年),孫傳庭奉命出征,過天星、混天星、大天王等幾股義軍勢力兵敗投降。

      此時,遭到洪承疇追堵的李自成部,勢孤失援。

      傳說,洪承疇與孫傳庭合力,打得李自成僅剩十八騎突圍而走,幾乎全軍覆滅。

      十八騎的說法可能有些夸張,但李自成部被打得七零八落,則是事實。加上此時張獻忠、羅汝才等義軍首領都投降了朝廷,明末農民起義走到了最低潮的時期。

      于是,帝國中樞認為內亂已經平定,朝中要員紛紛慶賀“天下無賊”。這為崇禎誤判形勢營造了氛圍。

      長期以來,明朝都在攘外和安內孰先孰后的問題上搖擺。最終,崇禎聽從了兵部尚書楊嗣昌的建議,“攘外必先安內”,向清軍釋放緩和氣氛,全力對付內亂。

      聽到李自成大敗、張獻忠投降的消息,崇禎斷定內亂已平。加上清軍放言將要南下,崇禎決定由“安內”轉向“攘外”,下令洪承疇、孫傳庭入衛京師。在此之前,盧象升也已從剿寇主戰場退出,被任命為宣大總督,抵御滿洲鐵騎。

      崇禎朝最后一次重大國策調整,悄然完成。但這次調整,埋下了四五年后明朝“亡于內,而非亡于外”的伏筆。

      明末清初史學家吳修齡說:

      京城有警,洪公(洪承疇)、孫公(孫傳庭)一去一留,及為正計,而齊撤之以開賊生路。

      這個判斷無疑是正確的,如果調洪承疇入衛,而留孫傳庭繼續剿寇,明朝的歷史極有可能被徹底改寫。但現實卻是,崇禎把帝國最猛的將領和部隊,通通投入攘外,使得中原出現了剿寇的兵力空虛地帶,義軍很快“春風吹又生”,卷土重來。

      《明史》記載,洪承疇、孫傳庭離去后,李自成“稍得安”。

      李自成獲得喘息機會,借用河南大饑荒的機遇,以“迎闖王,不納糧”相號召,在河南重新聚攏起龐大的隊伍。這次,明朝沒有機會了。

      更可悲的是,入衛不久,孫傳庭蒙冤,竟被投入監獄。

      帝國無人可用,而名將在牢里。

      6

      關于孫傳庭入獄的原因,已很難清晰呈現。但離不開這幾個基本因素:陜西權貴的誣告,朝廷高層的內斗,以及崇禎的剛愎自用。

      孫傳庭曾說:“臣以癡忠,取忌當路者甚眾。”因為真心為國盡忠,他得罪了太多人,隱約有不祥的預感。

      孫傳庭為人直率,他對當時的國策和朝政很不滿,所以一直在上疏請求面見崇禎。在奏疏中,他直言:

      今日之事,臣不能,誰為能者?臣不任,誰肯任者?……獨是向來悠悠忽玩,夸張誕妄,虛廿余年歲月,糜幾萬萬金錢,而秋毫罔績,遺憂君父者何人?

      已經入閣的兵部尚書楊嗣昌看到這些語句,認為孫傳庭是在批評自己,加上當時京城盛傳孫傳庭將要取代楊嗣昌,于是他扣下孫傳庭的奏疏,阻止陛見。

      受此刺激,加上常年征伐勞累,孫傳庭突然發病,病情一度嚴重到讓他不能正常辦公。

      痛苦煎熬中的孫傳庭,卻不能獲得朝廷體恤。朝中大員因為權斗,互相攻擊,還把他拉下水。內心驕傲的孫傳庭難以接受被人誣告,再次上疏自求罷免。

      崇禎這次接到他的奏疏,不僅不同情,還懷疑孫傳庭裝病。

      崇禎隨后命令兵部派人去核查孫傳庭到底是真病假病。兵部核查后,回報孫傳庭確實發病了。他還不放心,繼續派出御史楊一儁,去復查孫傳庭的病情。

      恰在此時,又有人誣告孫傳庭。楊一儁查明孫傳庭病情屬實后回報,卻未將孫傳庭被告之事上報。

      崇禎因此十分惱怒,上綱上線,下旨申斥孫傳庭“托疾規避,顯屬欺罔”,還說孫傳庭面對誣告的辯解之辭是“泄憤”,是孫傳庭與楊一儁合謀欺騙他。

      一個皇帝的無情而多疑,到了此等地步!

      就這樣,孫傳庭以類似莫須有的罪名,被關進監獄,長達三年。

      明末翰林院編修吳偉業慨嘆,孫傳庭入獄,明朝“危亡之局,實決于此”。即便他日后獲釋并被重新委以重任,但為時已晚,大廈已傾,誰也救不了明朝危局了。

      崇禎親手把帝國最后的長城,毀掉了。

      7

      帝國名將正在凋零。

      孫承宗、盧象升均在孫傳庭下獄前后死去,洪承疇、祖大壽則“晚節不保”,投降了清軍。

      崇禎十四年(1641年),李自成攻破洛陽,福王朱常洵被剝光洗凈,宰了,與鹿肉同煮,義軍稱之為“福祿宴”。

      接著,李自成兵圍開封。開封告急。

      崇禎環顧四周,無人可用,這才想起了義軍的“克星”、身處牢獄之中的孫傳庭。

      釋放,重用。

      史載,崇禎以5000人和一個月的糧食,命孫傳庭出擊李自成的百萬之眾。

      孫傳庭臨危受命,明知是以卵擊石,卻毫不推脫。

      他知道,這是自己的最后一戰了。

      孫傳庭大集諸將于關中,先誅殺了數次臨陣逃脫的賀人龍,重整軍紀,再厲兵秣馬,打造火器,準備出征。

      然而,孫傳庭備戰的時間無多,崇禎一再降旨,催促他出戰。孫傳庭無奈回復:“兵新募,不堪用。”崇禎不聽。

      兵部侍郎張鳳翔勸諫說:“傳庭所部皆良將精兵,此陛下之家業也,須留以待緩急用。”崇禎仍不聽。

      陜西的權貴富戶,恨透了不搞潛規則的孫傳庭,也以人民的名義,逼迫孫傳庭出關。他們甚至制造輿論,誣陷孫傳庭不聽朝廷節制,是想割據關中。

      孫傳庭捶胸頓足,悲嘆一聲:“大丈夫豈能復對獄吏乎?”

      崇禎的多疑猜忌,他是領教過的。他寧可戰死,也不想蒙冤二次入獄了。

      后來,吳偉業在紀念孫傳庭的一首長詩中,記錄了時為兵部尚書、總督七省軍務的孫傳庭出關前的心態,悲涼而又豪邁:

      尚書得詔初沉吟,蹶起橫刀忽長嘆。

      我今不死非英雄,古來得失誰由算?

      作戰過程,最愛君不忍細說。總之,經過柿園之戰、郟縣之戰,孫傳庭兩戰皆慘敗于李自成。李自成乘勝追擊,破了潼關。

      最后一戰,是50歲的孫傳庭個人的戰斗。

      戰死沙場,在污濁的時代,無疑是英雄最體面的死法。

      他與監軍副使喬遷高兩人,躍馬揮刀,沖入亂軍中,力戰至死。

      死后,連尸體都找不到。

      崇禎因為找不到孫傳庭的尸體,竟然懷疑孫傳庭逃命去了,所以不下表彰和贈蔭。

      可惜,孫傳庭至死,都未能得到一個公正的待遇。

      但在歷史的長河中,孫傳庭死后有無皇帝的褒獎一點兒也不重要了。史書載:

      (孫傳庭)值國家多難,一意以撥亂為己任,毀譽禍福勿顧也……自十六年(1643年)十月丙寅賊破潼關,傳庭死,越五日遂陷西安,明年(1644年)三月陷京師,傳庭一身實系天下存亡。

      孫傳庭死后不到半年,大明亡于李自成。

      所有人都對明末敗局看得清清楚楚,只有崇禎臨上吊前還在責怪別人,不曾反省自己。一個可悲可恨的末代皇帝。

      8

      亂世出英雄。

      讀史的人,最痛惜以至痛恨的兩個時代,一個是晚清,另一個是晚明。

      這兩個時代,誕生了多少能人,多少英雄,但他們都無法阻擋歷史的大勢,唯有一個個化成悲劇,讓人扼腕嘆息。

      晚明從戚繼光起,到李如松、孫承宗、熊廷弼、袁崇煥,再到孫傳庭、李定國、張煌言,明朝在戰場上涌現出來的著名文臣武將,一茬接一茬,任何一個都能夠獨當一面。

      但他們無一例外,均以悲劇收場。

      要么死于政治,要么歿于戰場,要么殉于氣節。

      每一個都是時代的大悲劇,個人在其間毫無回轉的余地。

      能人無法挽救明末頹局,說明高居在這些能人之上的權力和體制,已經腐朽不堪。

      忠義如孫傳庭者,無能為力,唯有以死殉葬。

      歷史從來都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后人可以跳脫時代,看清明末清初的大勢,但那些個英雄身陷歷史的棋局,只能以道德和勇氣相互砥礪,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前路分明寫著一個大大的死字,他們仍然前赴后繼,以身許國。

      這是晚明悲劇中,最讓人動容的地方。

      我讀晚明史,恨崇禎,恨言官,恨內斗,恨黨爭,恨兩面派的文臣武將,唯獨對堅毅赴死的戰場敗將,對屢遭政治構陷的悲情英雄,心生敬意。

      孫傳庭悲劇,在歷史中無數次重演。但歷史給人的唯一教訓,就是當局者從未在歷史中吸取任何教訓。

      卑鄙是小人的通行證,悲情是英雄的墓志銘。

      僅此而已。

    風云人物實力排名風云人物蔣介石有聲小說風云人物采訪記明朝那些事體壇風云人物明朝敗家子小說明朝偽君子明朝皇帝風云人物的意思漢代風云人物澳門風云人物明朝那些事兒明朝小侯爺明朝楊凌風云人物蔣介石明朝好丈夫明朝敗家子風云人物介紹民國風云人物

    You may also like...

    喜发彩票喜发彩票平台喜发彩票主页喜发彩票网站喜发彩票官网喜发彩票娱乐喜发彩票开户喜发彩票注册喜发彩票是真的吗喜发彩票登入喜发彩票快三喜发彩票时时彩喜发彩票手机app下载喜发彩票开奖 商洛 | 保亭 | 寿光 | 松原 | 吉林 | 周口 | 岳阳 | 牡丹江 | 长垣 | 德清 | 金昌 | 泗阳 | 阿勒泰 | 新余 | 天水 | 昭通 | 周口 | 株洲 | 临沂 | 贺州 | 青州 | 白山 | 大兴安岭 | 汕尾 | 正定 | 澳门澳门 | 防城港 | 内江 | 临汾 | 内江 | 宜都 | 东海 | 三亚 | 龙口 | 惠东 | 汉中 | 宜昌 | 咸宁 | 库尔勒 | 肥城 | 随州 | 滨州 | 澳门澳门 | 博罗 | 潜江 | 长垣 | 改则 | 厦门 | 庄河 | 雄安新区 | 大连 | 济南 | 承德 | 海宁 | 中山 | 山南 | 宝鸡 | 垦利 | 项城 | 临汾 | 喀什 | 广汉 | 济南 | 绍兴 | 广汉 | 白山 | 泗洪 | 洛阳 | 昌吉 | 无锡 | 黄山 | 通辽 | 乐平 | 大庆 | 诸城 | 台州 | 铜仁 | 遵义 | 鞍山 | 绵阳 | 天水 | 乌兰察布 | 聊城 | 镇江 | 新乡 | 南京 | 怀化 | 梅州 | 连云港 | 辽阳 | 嘉峪关 | 韶关 | 咸阳 | 自贡 | 汝州 | 甘南 | 义乌 | 鹤壁 | 新余 | 海拉尔 | 扬中 | 甘孜 | 博罗 | 通化 | 赵县 | 定西 | 咸宁 | 台湾台湾 | 章丘 | 衡水 | 台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甘肃兰州 | 平潭 | 三亚 | 南安 | 黄石 | 邳州 | 临汾 | 临沂 | 乌海 | 长垣 | 张家口 | 乳山 | 菏泽 | 九江 | 自贡 | 葫芦岛 | 图木舒克 | 绵阳 | 基隆 | 张家界 | 连云港 | 公主岭 | 汕尾 | 承德 | 乐平 | 桐乡 | 明港 | 安顺 | 扬州 | 雅安 | 赣州 | 定安 | 松原 | 吉林 | 商洛 | 辽宁沈阳 | 长治 | 商洛 | 雅安 | 池州 | 咸阳 | 海南海口 | 招远 | 溧阳 | 哈密 | 昌吉 | 万宁 | 东莞 | 荣成 | 台北 | 溧阳 | 连云港 | 菏泽 | 厦门 | 遵义 | 德阳 | 昌吉 | 海北 | 潍坊 | 玉环 | 济源 | 哈密 | 海拉尔 | 丽江 | 安徽合肥 | 灌南 | 内江 | 阿拉善盟 | 双鸭山 | 镇江 | 巴中 | 丹东 | 淮安 | 怀化 | 龙岩 | 乐清 | 嘉兴 | 南充 | 琼中 | 白沙 | 广州 | 大庆 | 海北 | 甘肃兰州 | 东海 | 苍南 | 云南昆明 | 驻马店 | 阿坝 | 安阳 | 庄河 | 池州 | 平顶山 | 嘉峪关 | 顺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