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w4a6"><nav id="6w4a6"></nav><dd id="6w4a6"><nav id="6w4a6"></nav></dd>
  • <nav id="6w4a6"><code id="6w4a6"></code></nav>
  • <input id="6w4a6"></input>
  • <menu id="6w4a6"><nav id="6w4a6"></nav></menu>
    <menu id="6w4a6"><menu id="6w4a6"></menu></menu>

    蘇綽改革到底是什么樣的 為何宇文泰會為他的死放聲痛哭呢

      蘇綽改革是什么樣的,這是很多讀者都比較關心的問題,接下來就和各位讀者一起來了解,給大家一個參考。

      公元565年正月,西魏政府在中央政府組織形式方面采用了一種新穎但卻復古的制度—六官制,這一年是西魏王朝的最后一年。這年十月把持西魏大權的宇文泰病逝,第二年正月,他的兒子宇文覺取代魏帝,建立北周。但是,新政權把六官制完全繼承下來,一直行用了二十四年之久直到公元581年北周被隋取代,這個復古的官制才宣告退出歷史舞臺說六官制復古,是因為它完全套用了《周禮》中的官職名稱與政府組織形式。

      《周禮·六官》是一部記載西周政治制度的專著,它因將中央政府分為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六大機構而得名,它的內容很受些儒家思想濃厚的君臣喜愛。西漢末年,權臣王莽篡位以后,也曾借鑒過這一制度。但是,這種復古的做法,卻給他的政權帶來了很大傷害,他最終與這一復古制度同歸于盡。五百多年以后,又一位權臣,置時空差距于不顧,再次把這一套老掉牙的制度搬上政治舞臺,這到底是什么用意呢?

      其實,宇文泰只是指出了以六官組建政府的方向,真正主持其事,制定具體制度的,是他最為信賴的蘇綽。但是,蘇綽明白,一千多年前的政府組織形式,不可能完全照搬套用,能夠套用的,只能是形式即官名,除此而外的所有內容,必須與西魏的現實狀況結合起來。所以,六官制的制定,遠非照葫蘆畫瓢那么簡單,要做到舊瓶裝新酒,蘇綽還必須付出很大的心血。

      遺憾的是,由于積勞成疾,蘇綽沒有完成宇文泰的重托,就于公元546有年去世了。好在六官制的主體框架已經搭建完畢,繼承者做一些比較具體的工作,就可以完成這項巨大的工程。其后,一位名叫盧辯的官員接替了這項工作。十年以后,凝聚著蘇綽心血和希望的六官制終于間世并得到了推行,可惜蘇綽已經無法見到了。宇文泰與蘇綽不惜背著復古的名義制定六官制,肯定有與東魏、蕭梁爭奪華夏正統的意思。當時三國對峙,無不以正統自居。東魏所在的關東地區,自古以來就是漢文化的中心,而南方的蕭梁是漢族人建立的政權他們在爭奪正統時,似乎都有理直氣壯的理由。

      而西魏所在的關中地區少數民族縱橫馳騁,漢文化的色彩大大減弱,如果認為西魏代表了華夏正統政權,恐怕宇文泰本人也覺得有點理虧氣短。但是,現狀并不是不可以改變的。說起華夏正統,沒有哪個王朝比得上一千多年前的周朝,漢族人頂禮膜拜的文、武、周、孔這些大圣人,不都是生活在周朝嗎?所以,周朝才是華夏的祖先。當西魏采用周朝的六官,來組織中央政府時,也就與華夏正統間接扯上了關系,盡管這種關系是那么疏遠,但卻已足夠令心虛的字文泰直起腰桿,與其他兩個以正統自居的偏霸一爭短長了。

      當然,如此耗費心血的六官制度,如果僅僅替西魏爭正統,未免有點資源浪費,它還肩負著一個更重要的使命,即打破政治制度中存在的"清官"、"濁官"概念,消滅官員爭奪清官的惡劣傾向,當然,最終矛頭是指向當時的士家大族。

      說起士家大族,它的歷史可謂源遠流長,如果不考慮萌芽期,只就它的形成而論,應該是在曹魏和西晉時期,距離西魏大概有二百多年的歷史。客觀地說,士族為中國文化的發展做出了很大的貢獻,當時,著名的文化人大多出身于名門望族,比如大文學家謝靈運,大書法家王羲之、王獻之,大畫家顧愷之等人,是最顯著的例子,他們的存在,似乎證明世家子弟并不都是碌碌無為之輩。

      但是,對政治的影響,士族高門更多體現了負面作用。在東晉以前,士家大族還有一定的活力,其中不乏能征慣戰的將帥,也不乏處理政務的能手。他們的拼搏,為后代掙來了一份過于優越的生活環境,這種環境即令現在的高干子弟也自愧弗如。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士族子弟只要有步入仕途的愿望,就絕不會被排除在政府之外,哪怕是一名白癡。至于能否征戰殺伐,能否安邦治國,或者能否處理基本的政務,他們都不必考慮,因為這些根本不會對他們的仕途造成絲毫影響。

      人是一種既貪婪又懶惰的動物,如果條件允許,沒有幾個人愿意辛辛苦苦地去工作,同樣,如果條件允許,大多數人也絕不會拒絕唾手可得的利益,士族子弟現在恰好具備了這種條件。俸祿本來是對工作的報酬,但是,在士族子弟那里,俸祿已經失去了原有的含義,因為他們擔任的,多是一些薪酬很高的閑職。這些官職大多數與文化有關,如秘書郎、著作郎、黃門侍郎之類。

      至于那些職繁任重、俸祿微薄的官職,士族子弟很不愿意擔任,比如類似現在監察部長的御史中丞,以及相當各部司長的尚書郎,在今人看來都是肥缺,但那時的士族子弟卻不屑為之,他們擔任這樣的官職,就等于掉了身價,因為這些官職事務過于繁雜、沉重。至于有可能戰死沙場的武職,他們自然更不會擔任。久而久之,南朝政府的官職在人們眼中,習慣性地分為兩類:一類是清官,職閑廩重,大多被士族壟斷;另一類是濁官,職繁康輕,全部由庶族擔任。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清、濁官的形成,使越來越多的人對清官趨之若鶩,這在客觀上形成了一種相當不合理的現象,領取高薪的官員并不處理政務,效命沙場;而俸祿微薄的官員卻要終日埋首于政務之中,或血染沙場。這種與按勞分配相反的分配制度,大大挫傷了庶族官員的積極性,而且在政界造成輕視政務的惡劣風氣。長此以往,勢必影響國家機器的正常運轉,甚至使國家趨于滅亡。南朝各代積弱不振,這是一個最根本的原因。

      由鮮卑族建立的北朝,本來崇尚武功和軍事,所以,不存在重文輕武的習氣,自然也沒有清濁官的概念,而且北朝的皇權一般都相當強大,像南朝那種職閑廖重的官員,在北朝基本沒有生存空間。但是,孝文帝漢化改革以后,南方漢族政權的習氣,漸漸侵染到北魏帝國,那里也出現了重文輕武的傾向,清濁官的概念也開始萌芽。在一批軍將的擁立下,西魏政權建立了,這也是一個崇尚軍功的政權。但是,此時南方的蕭梁,清濁觀念積習已深。為了免受侵擾,宇文泰和蘇綽兩人肯定在一直苦思冥想。

      最后他們靈光突現,有了用周朝六官制來改造現有政府的想法。南朝的清、濁和文、武,從官職名稱上就可以判然兩分,像上面提到的秘書郎等官,一望而知是純粹的文化官員,如果擔任這樣的職務,自然受人尊敬,反之就會身價大減。但是,六官制的出現,輕而易舉地解決了這個大難題,因為在六官制下,從官名上很難分辨清濁與文武。比如同屬正七命的大冢宰、大司徒、大宗伯,似乎很難看出這些官員在性質上有多大不同。而低級別的官吏如同屬正一命的司會旅、宗正、黨正旅等,如果不去深究其職責,也無法看出他們究竟有什么不同。所以,六官制的制定和推行,輕易泯滅了清濁、文武的概念,至少從官名上,士族無法顯示高貴的身份了。

      既然沒有清、濁的對應,也就沒有了職閑廩重和職繁祿微,所有官員都是專制政權中的一顆螺絲釘,他們是否受到尊敬,與是否受重視有關。蘇綽制定六官制,復古的外衣下,孕育著頗有生命力的新生事物,南朝官僚制度中的腐敗因子通往西魏、北周的道路,就這樣被截斷了。西魏及其以后的北周,在免除了這次嚴重的傳染以后,愈益健壯,為最后隋唐官僚帝國的出現準備了很好的基礎。

      在選拔國家官員方面,蘇綽向傳統的選拔方式進行了挑戰,他在六條詔書的第四條"擢賢良"中,提出了選官"當不限門蔭,唯在得人"的原則,這對士族子弟的打擊可能是毀滅性的。"不限門蔭,唯在得人",是指選拔官員,不看出身和家世,只看被選拔之人是否是合適的人才。在今天看來這種選舉原則理所當然,沒有絲毫令人稱奇之處。但是,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這種聲音就顯得非常異樣,可以稱得上振聾發聵了。

      家世只不過是祖先業績的反映,本來與子孫后代是否賢能,扯不上關系。但是,士族形成以后,國家選拔官員時,便引進了家世一項。不過,家世并不是唯一的標準,除此而外,道德、才能也在考慮之中。士族勢力壯大以后,道德、才能在選官中占有的比重越來越小。從此以后,家世高貴的,代出顯宦;而門第低微者,沉于下僚。西晉人說的"世胄攝高位,英俊沉下僚"、"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勢族",就是指斥這種社會現象。到了南朝,家世完全取代了德才,成為唯一的選官標準。

      在確定某人擔任何種職務前,選舉部門要做的工作,只是核查一下此人的家譜,根據他的祖先任職情況來確定此人的官位和官職。選官依靠家譜,這在當時人稱為依仗"冢中枯骨",因為士族的祖先早已成為枯骨了。這就意味著,這種選官方式不但得不到國家需要的人才,而且被選出的官員,對國家沒有一點責任感,對國君也沒有一點感恩之心。自己得到的榮譽、待遇、官位、爵位,在士族看來,全屬理所當然,既然如此,他們無須向任何人感恩,當然也無須向國家盡職盡責。如果說感恩,他們會感激祖先的恩賜。

      顯而易見,只重門資,不重德才的選官方式,對國家,對政府,對皇帝有百害而無一利。當西魏政權致力于恢復和發展西晉以來衰落的官僚政治時,絕不允許這種危害甚深的選官方式存在。于是,在蘇綽的建議下,廢除門蔭制成為《六條詔書》的重要內容之一。蘇綽認為,門資只是先世爵位和俸祿的反映,與子孫后代的賢明愚蠢沒有任何關系。如果能選拔到合適的人才,即使出身卑賤,也可以做公卿將相,像伊尹、傅說就是例子;如果選非其人,像丹朱、商均這樣的帝王后代尚且無力守護百里封地,更何況公卿的后代呢!

      為了選出真正的人才,蘇綽規定,以后選拔標準不再限定在家世上,而應以道德和才能為標準。蘇綽的這項改革,與六官制互為表里,選官重視才能,意味著各項官職都與才能密切相關,沒有才能的士族子弟無法再占據清顯的官位,原來由士族把持的職閑廩重的"清官"也因此消失了。以后,北周和隋朝繼承了蘇綽的改革成果,選拔官吏不分清濁、不重門資,中華帝國逐漸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時期。

      蘇綽還為西魏制定了基本的賦稅制度田租戶調式,只是史書失載,難知其詳。不過,有一點相當清楚,蘇綽對自己制定的賦稅制度并不是十分滿意,他認為稅額定的過高,在當時只是彌補國家財政不足的權宜之計。所以,他感嘆道:現在所做的,猶如一張張開的弓,并不是太平盛世的制度。不知道以后哪位當政者能將這張弓松弛下來。兒子蘇威聽到蘇綽的感嘆,默默記在心中。四十年以后,蘇威在隋朝擔任了幾十年前與父親相同的角色——民部尚書在他的建議下,隋朝減輕了農民的賦稅,蘇綽的愿望最終得到實現。

      蘇綽在文風方面的重大改革,容易被人忽略。從西晉以來,天下文章以辭藻繁富相夸,宇文泰對這種不良風氣深惡痛絕,想加以改革。他到太廟祭祖,當著朝廷百官命令蘇綽撰寫了一篇《大誥》,宣讀給大臣們聽,勸誡他們勤于政事,不要像蕭梁群臣一樣,做一些無益于時、無補于世的事情。并下命令,從此以后,西魏的文章都要按《大誥》形式損寫。

      蘇綽生性忠厚儉樸,從不經營產業,家中沒有任何多余的資財,經常對別人說,天下尚未統一,人人當以天下為己任。他在任內,推薦賢才不遺余力。宇文泰對他也推心置腹,信任無間。宇文泰有時出巡,為了不耽擱政事的處理,常在沒有文字的空紙上簽下自己的名字,然后交給蘇綽,讓他隨機應變地處理政務。宇文泰回來后,蘇綽向他報告一下就可以了。蘇綽常說,治國之道,在于愛民如父,教民如師。與公卿大臣議論國家大事,經常廢寢忘食、通宵達旦,事無大小,他都了如指掌。最終,蘇綽積勞成疾,于46年去世,時年四十九歲。

      宇文泰深感悲痛和惋惜,他對大臣們說:"蘇尚書一生廉潔謙讓。我想按照他平素的志向辦理后事,又怕吏民不理解我的用意。如果對他厚加追贈,又違背了我們以往的相知之心,不知怎么辦才好。"在有關大臣的建議下,宇文泰從簡辦理了蘇綽的喪事。用一輛白色喪車載著蘇綽的遺體,送回老家安葬。宇文泰和大臣們步行送靈車走出同州城外。

      宇文泰在靈車后面把酒灑向大地,他悲痛地說:"尚書一生做的事,你的妻兒兄弟不知道的,我都知道。這世上只有你最了解我的心意,也只有我最了解你的志向,我正要與你一同平定天下,你怎么這么快就離我而去,你太不負責任了啊!"說著說著宇文泰放聲痛哭,不知不覺中,酒杯從手中滑落到地上。

      蘇綽英年早逝,但他制定的改革措施,在西魏、北周廣泛推行,西魏北周國力迅速發展。蘇綽為北方少數民族的融合、經濟發展以及北方的統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風云人物蔣介石風云人物實力排名漢代風云人物風云人物蔣介石有聲小說體壇風云人物風云人物采訪記風云人物的意思澳門風云人物民國風云人物風云人物介紹

    You may also like...

    喜发彩票喜发彩票平台喜发彩票主页喜发彩票网站喜发彩票官网喜发彩票娱乐喜发彩票开户喜发彩票注册喜发彩票是真的吗喜发彩票登入喜发彩票快三喜发彩票时时彩喜发彩票手机app下载喜发彩票开奖 库尔勒 | 三明 | 台北 | 巴中 | 库尔勒 | 广元 | 河南郑州 | 钦州 | 芜湖 | 唐山 | 永新 | 神木 | 临汾 | 绥化 | 聊城 | 连云港 | 盘锦 | 澳门澳门 | 那曲 | 铜陵 | 乌海 | 金昌 | 招远 | 锡林郭勒 | 七台河 | 定州 | 山南 | 本溪 | 滨州 | 雄安新区 | 文山 | 汕头 | 赣州 | 广安 | 大兴安岭 | 南京 | 佛山 | 吉林 | 鸡西 | 阿拉尔 | 湖州 | 龙岩 | 锦州 | 玉林 | 朝阳 | 吉林长春 | 神木 | 宜春 | 遵义 | 怀化 | 鞍山 | 铜陵 | 吉林长春 | 博尔塔拉 | 楚雄 | 惠东 | 蓬莱 | 周口 | 衡水 | 赣州 | 德宏 | 张家口 | 吐鲁番 | 赵县 | 伊犁 | 东台 | 盘锦 | 河南郑州 | 台山 | 宣城 | 中山 | 长垣 | 昌吉 | 博罗 | 醴陵 | 大兴安岭 | 克孜勒苏 | 日照 | 齐齐哈尔 | 宿州 | 伊春 | 济南 | 塔城 | 黔南 | 丹阳 | 乐平 | 赵县 | 石狮 | 揭阳 | 丽江 | 大兴安岭 | 广元 | 延安 | 湛江 | 台北 | 宁夏银川 | 台湾台湾 | 长葛 | 营口 | 项城 | 包头 | 锡林郭勒 | 衡阳 | 文山 | 塔城 | 克拉玛依 | 黑河 | 安庆 | 齐齐哈尔 | 抚顺 | 永康 | 山西太原 | 汝州 | 赣州 | 南京 | 铜仁 | 忻州 | 宁国 | 泗阳 | 安庆 | 丹东 | 绵阳 | 黄山 | 宜都 | 六盘水 | 黔东南 | 马鞍山 | 西双版纳 | 济宁 | 嘉峪关 | 荣成 | 云浮 | 三亚 | 宿州 | 宜春 | 平潭 | 清徐 | 海门 | 定安 | 遵义 | 安庆 | 黄南 | 莒县 | 漳州 | 玉溪 | 宜昌 | 阿拉尔 | 广西南宁 | 儋州 | 阳春 | 南通 | 眉山 | 绍兴 | 晋中 | 汝州 | 荆门 | 台州 | 双鸭山 | 玉林 | 阿拉尔 | 武威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江西南昌 | 临汾 | 瑞安 | 福建福州 | 巴彦淖尔市 | 济源 | 台北 | 泗洪 | 恩施 | 阜阳 | 吉安 | 昌吉 | 瓦房店 | 诸暨 | 防城港 | 桂林 | 宝鸡 | 大丰 | 南京 | 文昌 | 保定 | 贵州贵阳 | 寿光 | 大连 | 曹县 | 忻州 | 宜都 | 马鞍山 | 淮安 | 恩施 | 宿州 | 文昌 | 平顶山 | 天水 | 济南 | 香港香港 | 阿勒泰 | 芜湖 | 黑河 | 和田 | 东海 | 黄冈 | 仙桃 | 湖南长沙 | 潮州 |